搜索
元氏吧 元氏论坛 大杂烩 不是白月光也不是朱砂痣_朱砂白月光
查看: 186|回复: 0
go

不是白月光也不是朱砂痣_朱砂白月光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17 22:14 |显示全部帖子

                                       
                                                          最近有些空,就是那种,无所事事,浪费大把时间,浑浑噩噩的过,又懊悔,又重复。踌躇满志,只在脑海里存在。第二天,如出一辙的继续…
  其实,我有很多知识要背,很多题目要做,可是就是拖延着,拖延着,自我安慰道,还有明天。
  突发奇想,来这儿写写字,找找之前码字度日的感觉。企图,改变自己无为的空虚日子。
  嗯…
  一   撤回的消息
  嗨,问一下。周围有什么好吃的?
  洗澡刚出来,拿过手机的赵美泽,正好看到程韩的微信。
  不过,还没等她回,对方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消息撤回了。
  赵美泽擦了擦头发上的水,一滴水珠子,啪嗒一滴,砸在了手机屏幕上,将他的名字放大了一倍。
  妈的。赵美泽嘀咕了一句,将毛巾挂在脖子上,回了一句,都看见了,撤什么撤,怎么,打字烫手吗?
  对面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带我侄子吃饭,不知道吃什么。
  嗯?不知道吃什么,所以就来问她咯。赵美泽挑了挑眉,还是把附近的,她比较喜欢的
的超预期,跟随梭哈了!
一个小店的特色,发了过去。
  不料想,程韩来了一句,我没吃过这玩意儿?算了,我还是
他的神通广大,变化多端,大王,你怎么惹他!今后再莫与他战了
去豆之花吧。
  妈的。赵美泽又暗暗骂了一句,怎么,看不上?不是你当初带我吃蛋炒饭的时候了?
  赵美泽发了一个揍他的表情包。不过,对方没有再回,她便关了对话框。仔细的擦干了头发。
  她并不怪他冷淡,相反的,两个人能偶尔发次信息,不敌不爱,挺好。或许,在她看来,是这样。
  至于程韩,恨不恨,她也懒得过问。毕竟,她甩了他三次。
  二 年
新概念:天然甜味剂-甜菊糖概念
少不知愁滋味
  赵美泽的衣柜里,一年四季挂着一件白衬衫。她穿了九年。当然了,九年只是个年数,白衬衫一年穿一两次,不常穿。所以,不陈旧。
  程韩是她的初恋。嗯,都说初恋刻骨铭心,让人念念不忘。
”菩萨道:“既他是三昧火,神通广大,怎么去请龙王,不来请我?”行者道:“本欲来的,只是弟子被烟熏了,不能驾云,却教猪八戒来请菩萨
她倒是难忘,只是没有刻骨铭心,没有撕心裂肺,只有愧疚。
  高三时候,她的座位调到第一排,左侧。 她的成绩不好不坏,但是在艺体生里,四百分的成绩,相当于一只脚迈进了大学。所以老师,也把她当熊猫一样对待。
  只是,越发煎熬的高三,赵美泽越来越思想滑坡了。她的同桌,每天抽屉里,都有零食。她的男朋友是班里的,流里流气,常常单手插裤兜,下课在她同桌面前等她出去溜达。
  赵美泽羡慕了。
  他们不用担心升学吗?不担心生活费吗?
  事实证明,他们并不担心。城里的孩子,就这么肆无忌惮。
”李纨笑道:“这些事我都不管,你只把我的事完了我好歇着去,省得这些姑娘小姐闹我. "凤姐儿忙笑道:“好嫂子,赏我一点空儿.你是最疼我的,怎么今儿为平儿就不疼我了?往常你还劝我说,事情虽多,也该保养身子,捡点着偷空儿歇歇,你今儿反倒逼我的命了.况且误了别人的年下衣裳无碍,他姊妹们的若误了,却是你的责任,老太太岂不怪你不管闲事,这一句现成的话也不说?我宁可自己落不是,岂敢带累你呢
  赵美泽自卑之心,只有她自己知道。于是她笑的越发没心没肺。
  而,这天,在和后桌聊天时,她笑意盎然的回过身的时候,迎脸对上一双抑郁的眸子,随后,那双眸子笑了。还有那一排,洁白的,可爱的牙齿。
  赵美泽嘿嘿一通傻笑,搔了搔头,脸忽的就红了
写在白马大跌后,一个老股民的投资感悟,干货满满!

  年少这两个字,是多美好的啊。你一提起来,就想笑。
  赵美泽常
全民选股-钢研纳克
常想,是她不好看吗?为什么小学到高中,身边朋友总有人被追,她就无人问津呢?
  思来想去,她都想不通,后来想通的时候,她都快三十了。
  她从小学到大学一向短发,活脱脱像个男孩子。性格脾气也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人家男孩子就算喜
注册制第一周结束,这些要点你要掌握!
欢她,也怕她来一句,我们拜把子吧!
  所以,程韩这一笑,让她忽然觉得这世界好温柔。
  赵美泽喜欢看书,当时很是迷恋郭敬明。但是,前排的好孩子们,除了试卷就是做题。这种课外书,只出现在后排。她下课了,就去后排晃悠。只是,之前是纯属找书。自从知道班里有程韩这号人,她的目光便不单单落在书上了。
  后来,她听说,程韩喜欢班里的一个女生,喜欢了有年头了。赵美泽开始有意注意,那个扎着长马尾,个子不高,容貌清丽的女生。
  后来,她听说,他爱看小说。有几次上课,她会不经意回头,目光轻飘飘的落在他身上,他总是在埋着头,想必是在看小说。
  原来,孤陋寡闻,也可以体现在这方面。她混迹在成绩偏好的人群里,向来不关心后排的他们有怎么样的一个世界。甚至,她之前都不知道,班里还有谁谁谁的存在。
  赵美泽也是第一次听说,还有qq的存在。网络这个东西,一向对于赵美泽来说,是毒物。她的妈妈不止一次的说,别让她上网。那都是害人的。她深信不疑,自认为,接触网络,跑出去上网的,都是坏孩子。
  于是,她有一天也变成了一个坏孩子。
  赵美泽有一个mp3,压岁钱买的。里面的歌都快听烂了,这天程韩放学路过她书桌旁,她鬼使神差的拉住了他的胳膊,一脸纯真的道,你是去上网吗?
  程韩侧着头,浅笑,温柔的道,是啊。
  赵美泽小心翼翼伸出手,手心里躺着已经钻出汗的mp3。能帮我下载一些歌吗?
  你喜欢听谁的?程韩拿过mp3,依旧一脸温柔。
  唔…不知道。赵美泽憨憨一笑。mp3里的歌,是买它的时候,卖家给拉了一列,她不爱听的都删了。
  那你跟我一起吧,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听谁的,到那儿你自己选,我给你下。程韩抿了抿嘴,等着她的回答。
  赵美泽有些犹豫,不过还是有些期待的点了点头。嗯,她对新事物,充满好奇心。
  赵美泽小碎步跟在程韩的身后,他快,她也快,他慢,她也慢。他会忽然停下来,看着如一只受
”行者道:“都是你这孽嘴孽舌的夯货,弄师父遭此一场大难!着老孙翻天覆地,请天兵水火与佛祖丹砂,尽被他使一个白森森的圈子套去
惊的小鹿般彷徨的赵美泽,他笑意涌上眉梢,笑出声来。这只胆小鬼。
  赵美泽嘿嘿的只顾傻笑,又不敢离得太近,也不敢并肩而行。即使,校门口来来往往,没人会注意到他们。
  校门口到对面,隔着一条主干道,白马线隔着的,对赵美泽来说,是两个世界。保护伞和社会。曾经遥不可及,如今,只需要她走过去。
  走到斑马线跟前,她立住了。看着车来车往的主干道,川流不息的人,她立住了。
  她小时候,出去给爷爷买饭,差点被一辆飞驰的农用车撞到,若不是她车把拧了一下,估计已经丧
午后反转,大盘止跌了吗?
命了。那天回到家,她整个人都是飘得,腿一直打颤,喉咙哽咽。那天以后,她惧怕过马路,惧怕人群,惧怕从车子旁走过。
  所以,赵美泽看着走到斑马线中间的程韩,一脸慌乱,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内心焦灼的立在原地,想过去,双腿普通钉了钉。
  程韩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忽然转过身,看着赵美泽。
  赵美泽一脸委屈的看着他,看着他折身缓缓走来,柔声道,害怕吗?
  赵美泽没有回答,眼泪硬生生的忍在眼眶里,如鲠在喉。
  程韩并没有多问,很是自然的牵着她的手,紧紧的攥在手心里。人行里穿行,他似乎目无他人。赵美泽一颗心扑通扑通,一直在忐忑的跳动,脸红心乱,目光怯生生的瞥着人群,生怕别人看她,议论她。
  过了马路,程韩就松开了她的手。赵美泽的手心里满是汗,两人相视一笑。可,赵美泽心里开始有了异样,像海里生出的海藻,摇摇摆摆,沉沉浮浮,很不安宁。
                                                       
                                                       
                                               

元氏吧 http://www.gdfytc.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