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元氏吧 元氏论坛 情感文学 【故乡】 菩萨不下班_菩萨故乡下班
查看: 114|回复: 0
go

【故乡】 菩萨不下班_菩萨故乡下班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21 21:00 |显示全部帖子

                                       
                                                          [故 乡]
”宝玉听了,感谢不尽.袭人笑道:“我原是久已出了名的贤人,连这一点子好名儿还不会买来不成!"宝玉听他方才的话,忙陪笑抚慰一时.晚间果密遣宋妈送去.宝玉将一切人稳住,便独自得便出了后角门, 央一个老婆子带他到晴雯家去瞧瞧.先是这婆子百般不肯,只说怕人知道,"回了太太,我还吃饭不吃饭!"无奈宝玉死活央告,又许他些钱,那婆子方带了他来.这晴雯当日系赖大家用银子买的,那时晴雯才得十岁,尚未留头.因常跟赖嬷嬷进来,贾母见他生得伶俐标致, 十分喜爱.故此赖嬷嬷就孝敬了贾母使唤,后来所以到了宝玉房里.这晴雯进来时,也不记得家乡父母.只知有个姑舅哥哥,专能庖宰,也沦落在外,故又求了赖家的收买进来吃工食.赖家的见晴雯虽到贾母跟前,千伶百俐,嘴尖性大,却倒还不忘旧,故又将他姑舅哥哥收买进来,把家里一个女孩子配了他.成了房后,谁知他姑舅哥哥一朝身安泰,就忘却当年流落时,任意吃死酒,家小也不顾.偏又娶了个多情美色之妻, 见他不顾身命,不知风月,一味死吃酒,便不免有蒹葭倚玉之叹,红颜寂寞之悲.又见他器量宽宏,并无嫉衾妒枕之意,这媳妇遂恣情纵欲,满宅内便延揽英雄,收纳材俊,上上下下竟有一半是他考试过的.若问他夫妻姓甚名谁,便是上回贾琏所接见的多浑虫灯姑娘儿的便是了. 目今晴雯只有这一门亲戚,所以出来就在他家.  此时多浑虫外头去了, 那灯姑娘吃了饭去串门子,只剩下晴雯一人,在外间房内爬着. 宝玉命那婆子在院门哨,他独自掀起草帘进来,一眼就看见晴雯睡在芦席土炕上,幸而衾褥还是旧日铺的.心内不知自己怎么才好,因上来含泪伸手轻轻拉他,悄唤两声. 当下晴雯又因着了风,又受了他哥嫂的歹话,病上加病,嗽了一日,才朦胧睡了.忽闻有人唤他,强展星眸,一见是宝玉,又惊又喜,又悲又痛,忙一把死攥住他的手.哽咽了半日,方说出半句话来:“我只当不得见你了
      菩萨不下班
  我是冬月生人。
  小时,娘将我看得重,每年生日,都会带我去苏州,去寺庙烧香。行程一般是三天:第一天在北站乘车,到苏州,住四奶奶家,第二天去两座寺庙,报恩寺和寒山寺,第三天下午返
”  黛玉方进入房时,只见两个人搀着一位鬓发如银的老母迎上来,黛玉便知是他外祖母.方欲拜见时,早被他外祖母一把搂入怀中,心肝儿肉叫着大哭起来.当下地下侍立之人,无不掩面涕泣,黛玉也哭个不住.一时众人慢慢解劝住了,黛玉方拜见了外祖母.____此即冷子兴所云之史氏太君,贾赦贾政之母也.当下贾母一一指与黛玉:“这是你大舅母,这是你二舅母,这是你先珠大哥的媳妇珠大嫂子
回。其实报恩寺离苏州站很近,一出站,就可看到高耸的北寺塔,而四奶奶住在城南,远,但娘从来是带我先去四奶奶家,第二天一早,收拾整洁,才带我
年底前机会全在创业板!
去。在报恩寺,先是去观音殿,娘上香,让
今天的盘面
我趴在蒲团上,我能听到娘在说什么,
两市放量反弹 情绪面逐步转暖
但说的什么却从没听清过。然后,是一记悠长的磬声,大概是师傅提醒菩萨,记住娘的愿望吧。上完香,然后登北寺塔,每层楼梯都缓而宽,我上得比娘快,直到顶层。看完风景下来,会在僧廊坐一下,吃杯茶,然后,去寒山寺。
  十岁那年,从报恩寺出来,不记得是什么原因,到寒山寺时,已近
众多利好,周一看涨!
五点,冬日,天已向晚,娘牵着我匆匆走进山门。来到大雄宝殿时,一个师傅正从大殿内出来,他一边转身关门,一边说,对不起施主,下班了。
  娘牵着我的手,说:师傅,菩萨是不下班的,我们老远过来,麻烦师傅行
”正说着,只见赖大家的来了,接着周瑞家的张材家的都进来回事情. 凤姐儿笑道:“媳妇来接婆婆来了
个方便。我看到那师傅呆了一下,瞬间脸红了,随后,他转身轻轻推开殿门,再转身,双手合什,低首敛目,请我们进殿。娘谢过师傅,带我上香。上完香,娘向师傅辞谢,那师傅双手合十,说,是我要谢谢施主。走到快近山门,听到大殿里又传出一记磬声,娘拉着我转身,向大雄宝殿的方向,鞠了一躬。直到今天我还记得,那一记磬声,格外悠长。
  多年以后,娘不在了,我也人到中年。一次,陪两位朋友去看寒山寺,巧的
大跌了,该怎么办?
是,也是冬日,也是黄昏,走到大雄宝殿,也是一个和尚从殿内走出,一边关门,一边说下班了下班了。不知不觉中,娘说过的那句话由我脱口而出:师傅,菩萨是不下班的,这两位是西北的客人,麻烦你行个方便。那和尚瞪了我一眼,大声大气的说,他不下班,我要下
放眼望去,遍地韭菜
班!随后咔嚓一声,锁上门,走了。
  我们三个都笑了。不怪他,他确实下班了,也许,他遇上什么烦心事呢。
  多年没去寒山寺了,但还记得那个为我娘和我开门的和尚,记得娘带我每次必看的
明日策略!
那些碑刻,《枫桥夜泊》这首诗,我就是在那里记住的。
                                                       
                                                       
                                               

元氏吧 http://www.gdfytc.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