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元氏吧 元氏论坛 精彩网文 魔灵谷_魔灵
查看: 200|回复: 0
go

魔灵谷_魔灵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30 23:10 |显示全部帖子
第十三回   烈轮之火
  晌午过后,沼泽地里的弥天雾障渐渐变的稀薄。亮堂起来的天空,目击处可达千米之外。
  两个猴儿急不可耐的,钻进了一片枯叶堆积的树林里。在枯叶中寻觅着食物。大眼睛猴的眼睛好使,穿透堆积数尺的枯叶,扒出来了一些野果子。
  大耳朵猴的耳朵好使,听到远处有树露的滴答声。倏的跑过去,见一棵大树的枝叉上滴着透明的树露。手舞足蹈的叫起来“树露,树露。”
  归灵子和大眼睛猴走了过去,见大耳朵猴扭着脖颈歪着头接那树露喝。喝完了叫道:“舒爽,舒爽。”
  归灵子学着猴儿的样子喝了几口树露。那树露甚是甘洌,饮过便觉心清气爽。他们就这样饥食野果渴饮树露,渐渐熟悉了周围的环境。
  熟悉了环境后,归灵子便带着两个猴儿,来到了沼泽地的岸边,寻找那些散灵。他从袍袖里掏出了符咒,念起了符咒上的名字。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归灵子每次念到的名字,沼泽地里都会冒出一股青烟,或是一股黑烟钻进符咒里。飘然而去。不一会他念了十几个名字,十几张符咒飘出了云端。那十几张符咒很快飘进了后羿的首领府。
  后羿在他的
”沙僧果起在半空道:“二位住了手,我同你到师父面前辨个真假去
首领府里看到符咒飘了进来,急忙跑到散灵祠里。
  散灵祠里摆了许多散灵的牌位,归来的散灵落在写有他们名字的木牌上成了全鬼。不一会有十几个散灵,变成了十几个全鬼,向后羿拱手行礼,后羿甚慰对他们说:“汝们归来全了魂魄,就归队吧。”“诺。”众鬼应道。
  值守散灵祠的兵卒,拿走了归来的散灵牌位。全鬼便跟着兵卒去了。
  归灵子手里的散灵名单少了一些,心里踏实了许多。眼见的天黑了下来,便收起符
”众神听令,即便各使神通,按下云头,满城中阴风滚滚,惨雾漫漫:阴风刮暗一天星,惨雾遮昏千里月
咒和两个猴儿钻进了树林里。
  半夜三更的时候,树林子的上空被一道闪电划过,下起了雷阵大雨。归灵子坐在一棵大树下,和两个猴儿紧紧的抱在一起。两个猴儿冷的瑟瑟发抖。归灵子将两个猴儿揣进了羊毛坎肩里。
  两个猴儿顿时暖和了起来,扒开归灵子的衣襟,伸着猴头向天空张望着。又一道闪电划破天际,斑驳的落在归灵子身旁的枯叶上。吓的两个猴儿慌忙把头缩了进去。
  一夜大雨,不曾想第二天出了太阳。阳光投进了树林子里。归灵子赶忙从树下站起来,带着两个猴儿,走出树林,走到沼泽地的岸边。拿出符咒摇晃着,念着散灵的名单。被念到名字的散灵,像是沼泽地在阳光的照射下,徐徐冉升的一股沼气,飘进符咒里。归灵子手里的散灵名单,一个个的飘去。
  大眼睛猴跳到归灵子的肩膀上说:“汝的任务快完成了。”
  大眼睛猴说话的声音传进了烈轮的耳朵里。烈轮曾是一名火将,长得人高马大通体散发着热量,常年栖息在沼泽处。他向说话的地方
恒指寓言:如何画出正确的趋势线?图文详解
看去,见三个小东西使用符咒收复着散灵。便饶有兴趣的走过来。
  两个猴儿感觉到后背的灼热。大眼镜猴从归灵子的肩膀上跳了下来。归灵子也感到后背被火烤着了似的,转过身来看到了烈轮。归灵子对烈轮大声吼着:“莫要过来。”
  烈轮停下了脚步。归灵子带着俩猴儿逃也似的跑开了。
  他们跑到后背感觉不到灼热了,停了下来。归灵子转身看向烈轮。烈轮木楞着站在远方。
  归灵子收起了符咒。大耳朵猴说:“不知怎的,吾的耳朵竟没有听到那人的声响。”
  大眼睛猴走到大耳朵猴跟前,扯着大耳朵猴的两只耳朵说:“汝要长长记性,莫要被他烤焦了。”“汝俩莫要闹了。”归灵子说。
  两个猴儿便跑进了前面树林子里。阳光透过光秃的树干斑驳的洒在树林子里。照
突发利好,外围市场涨疯了
在祂俩身上。
  大眼睛猴从枯叶堆里翻出来几串奇异的野果,圆溜溜的通红。祂将一颗野果放进嘴里,酸甜的汁液浸润了喉舌,祂叫着:“好吃,好吃。”抱着野果子跑到归灵子的面前说:“汝拿着吾在去寻些来。”
  归灵子弯腰接了野果子。大眼睛猴从归灵子抱着的果子枝上,摘下了一颗,跑到大耳朵猴跟前,将一颗果子塞进了大耳朵猴嘴里。大耳朵猴咀嚼说:“好吃。”
  两个猴儿乐此不疲的,在树林子里蹦跳着寻找着吃食。寻找到的果子就让归灵子拿着。归灵子干脆坐在了一棵树下,摘着枝上的果子吃起来。不一会功夫吃了一大堆野果子。天黑下来,他们就坐在树林子里等天亮。
  一晃几天过去了,归灵子手里的散灵名单越来越少。他满心期待着手里的符咒能够早日飞去,他也好早日回去交差。却不曾想烈轮正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
  几天前烈轮靠近他们时,闻到了被他的热量烤出的猴子味道。忍了几天,未能战胜肚子里的馋虫。他尾随着他们又不能靠近,他想逮住俩猴子烤吃了。
  沼泽地的上空,阴天多于晴天。大雾的天气更是寻常。这一天夜里雾障包围了树林,露水特别凝重,打湿了躺在枯草堆上的归灵子和俩猴儿。归灵子用手一摸,脸上一把水。叫醒了依偎在身边的俩猴儿,说:“下雨了醒醒。”
  俩猴儿睁开眼睛,大眼睛猴说:“是露水。”
  俩猴儿扒开厚厚的枯叶堆钻了进去。归灵子抱起身边的一堆枯叶盖在了头上。
  烈轮远远地看着这一切,有了一个恶毒的想法。他使用了几层功力,将树林周围的枯叶席卷起来,覆盖在归灵子和俩猴儿的身上,点燃了枯叶。他要烧焦他们,他要吃他们的肉。
  归灵子被一股热浪袭醒,睁眼一看一片火海,他慌忙从枯叶堆里捞出俩猴儿。俩猴儿惊惧着抱紧了他。
  大眼睛猴看到远处垂涎欲滴的烈轮,惊惧着指着烈轮叫道:“那人,那人在那里。”
  归灵子抱着两个猴儿冲出周遭的火海,向没有火的方向跑去。烈轮紧追不舍,他决不能放过他们,他要吃猴肉。归灵子眼看着烈轮追过来。将两个猴儿塞到了衣襟里。腾空玄起,向魔灵谷飞去。
  归灵子飞到魔灵谷天已大亮,他落在石狮子口处,放下了两个猴儿。那两个猴儿,迫不及待的钻进了石狮子口内。
  归灵子跳到溪流里说:“火魔,汝回去吧,吾不会告汝状的。”
  烈轮两眼放着怒火,他一不做二不休的性格,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对归灵子说:“吾是烈轮也。汝莫不是要尝尝火的厉害。”他向归灵子吐出了烈火。
  归灵子慌忙躲闪着,倒在了溪流岸上。
  云中的狮子坐骑,无意中向魔灵谷看了一眼,看到了烈轮向归灵子口吐烈焰,归灵子躲不胜躲,唬着跑到了厾木丹处,叫着:“师傅,归灵子有难。”
  厾木丹扒开云镜,看到了烈轮吐出的火苗击倒了归灵子。慌着下界来。
  烈轮击倒了归灵子,又钻进了石狮子口内。找到了两个猴儿藏身的洞穴。洞穴太小,他的嘴无法伸进洞穴里。他使用魔法将俩猴儿的洞穴,封在了透明的琉璃罩里面。对两只猴儿说:“汝俩就不要出来了,如要出来那是千年后的事了,莫有解咒。”说完他跳出了石狮子口,回魔轮滩去了。
  俩猴儿推不开那琉璃罩,只能透过琉璃罩看到罩外的石壁。
  厾木丹慌忙的下界来到石狮子口,俯身叫着躺在溪流岸边的归灵子
今天,围而不攻!
。归灵子已经没有了气息。他的魂魄被烈焰避出了体外。听到师傅叫他,发出流水的声息应着。
  厾木丹走到归灵子的魂魄前,着急着说着:“汝快快进到身体里去。”
  归灵子摇了摇头。
  狮子坐骑,疯了一样的站在归灵子的魂魄旁哀嚎着。
  厾木丹冷静下来,痛惜着对归灵子说:“徒儿啊,汝即将完成使命,却不想出了这等事。让为师如何是好?”
  厾木丹嚎啕了几声,又对归灵子说:“徒儿啊,为师安排汝去投胎,再造真身。日后为师接汝重回九屿观。”
  归灵子的魂魄不舍离去,呜呜咽咽的叩拜了师傅,几回头的投胎去了。
  正是:
  严师如父兄,不忍诀离情。
  突兀生悲泣,空留呜咽声。
      抓妖股指标选股杰美科技。”贾母道:“天天有人打扫,况且极平稳的宽路,何必不疏散疏散筋骨。”三怪道:“虽是没用,也是唐僧的徒弟猪八戒。”凤姐将手一拍,笑道:“妙极了,这和我的主意一样。众人都笑了。贾母笑道:们家受屈,我们该请姨太太才是,那里有破费姨太太的理!不这样说呢,还有脸先要五十两银子,真不害臊!"凤姐儿笑道:“我们老祖宗最是有眼色的,试一试,姨妈若松呢,拿出五十两来,就和我分。这会子估量着不中用了,翻过来拿我作法子,说出这些大方话来。如今我也不和姨妈要银子,竟替姨妈出银子治了酒,请老祖宗吃了,我另外再封五十两银子孝敬老祖宗,算是罚我个包揽闲事。这可好不好?"话未说完,众人已笑倒在炕上。  贾母因又说及宝琴雪下折梅比画儿上还好,因又细问他的年庚八字并家内景况。薛姨妈度其意思,大约是要与宝玉求配。薛姨妈心中固也遂意,只是已许过梅家了,因贾母尚未明说,自己也不好拟定,遂半吐半露告诉贾母道:“可惜这孩子没福,前年他父亲就没了。他从小儿见的世面倒多,跟他父母四山五岳都走遍了。他父亲是好乐的,各处因有买卖,带着家眷,这一省逛一年,明年又往那一省逛半年,所以天下十停走了有五六停了。那年在这里,把他许了梅翰林的儿子,偏第二年他父亲就辞世了,他母亲又是痰症。"凤姐也不等说完,便も声跺脚的说:“偏不巧,我正要作个媒呢,又已经许了人家。"贾母笑道:“你要给谁说媒?"凤姐儿说道:“老祖宗别管,我心里看准了他们两个是一对。如今已许了人,说也无益,不如不说罢了。周一收评:风格转换失败,继续关注创业板的机会!。等一个结果!。

元氏吧 http://www.gdfytc.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