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元氏吧 元氏论坛 情感文学 《苍山血冷秋暮寒》(二十一)_苍山二十一血冷秋暮寒
查看: 214|回复: 0
go

《苍山血冷秋暮寒》(二十一)_苍山二十一血冷秋暮寒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21-2-3 19:51 |显示全部帖子
二十一
  云海碧澈,皓月当空,繁华似锦的积香观终于有了点淡云流水的出世之意。海发在账房的灯光下得意洋洋地拨拉着算盘,眼里的光比任何奇珍异宝都亮,“哈哈,发财了发财了!这次多亏了林兄弟,当然,最重要是老白足智多谋!林兄弟这秀影丰仪的高功大师一上场,那帮女客们马上就疯癫入魔了。老白你知道我们今天赚了多少吗?玉树琼花香露五十瓶,雪玉兰香粉六十盒,绛仙眉黛六十五斛,飞燕胭脂最受欢迎,一百一十盒!哈哈哈哈……今天我算了一下,净赚整整三十金!”
  白芷江也笑得合不拢嘴,对秋染歌等人道,“这样,我这个人讲道理的!你们既然帮我赚了钱呢,住宿的钱我就不计较了。林小哥今天出力最大,额外赠银七十两。其余每人十五两。”
  海发把钱分了下去,宋泽夜拿钱回屋时还在嘀咕,“老陆,你说你师姐怎么不多给你一点?”
  “行了,知足吧!”安凤霖搂着陆澜沧的肩膀笑道,“你师姐变着法子给你盘缠,也算念同门之谊了。”
  陆澜沧却并不高兴,“你们不觉得白师姐很不对劲吗?她走路的样子为什么总是跳的?她一个姑娘家,跟海发这么个男不男女不女的道士待在这妖里妖气的道观里,到底想干什么呢!”
  积香观真是一个不安分的所在,总在这里住的话不是早晚
中芯国际能起来大盘就能起来,不然中芯国际就是以前的中国石油
会被吓得心症发作。朝阳尚未升起之时,一声声暴喝如雷霆般地震得肺腑做痛,“白芷江你这个泼妇!你懂不懂三从四德!女子既嫁做人妇,理应安分于室侍奉公婆相公,钱财悉数为夫家所有!而你呢!整日里不着家,天天躲在这积香观和道士鬼混不说,我长姐来问你讨要钱财,你为何拒绝!我父母双亡,本就是长姐抚养长大,恩重如山。我长姐为你大姑,等同于婆母的存在。你不思早晚请安侍奉,连要点钱财你都要拒绝!你这样的女子,沉塘都不多……”
  白芷江自然也不是好惹的,阵阵有词地怼回去,“姓郭的你说话要凭良心啊!我白芷江自嫁给了你,便帮你开起了武馆和药铺,白日开馆授徒,夜间研制药物,不到一年时间就研制出九转涅槃丹、造化阴阳丹等五种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药,帮你赚得盆满钵余。可你呢,平时懒得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也就罢了,还偷家里的药去贴补你姐姐姐夫那个无底洞!你那姐夫好大喜功,没有钱还非要开个紫檀木家具店,亏得倾家荡产债台高筑,还死把着不肯放手。如今见你娶了妻日子好过,便整日让你姐姐来打秋风。你有没有脑子……”
  “那又如何!当日我和姐姐流落街头,如果不是姐夫,我二人早就饿死了。如今姐夫生意不好,做内弟的自然要帮!可你呢,身为弟媳,明知我姐姐要不来钱回去会受罪,你还不肯出钱相帮!何其狠毒……”
  “我狠毒,我自然狠毒!你今天来得也好,我正打算和你一起去衙门申请和离呢!我还告诉你,我见过来时你家穷得连饭都吃不上,如今不上两年就置上了里外三进三出的大宅院,丫鬟仆婢十余人,金银田契的更不用说了,这些我该收回的就要收回。而且,我那几味丹药的秘方更要悉数拿走,你再想要过那种躺着就能收钱的日子,可是不能够了!”
  “贱妇!贱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凶尸一般的吼叫声引得四周街坊邻居纷纷侧目,“三天两头来闹一通,让不让人过了……”“也难怪相公来闹,一个女人家整天住在道观里鬼混,像什么样子……”“妇人之懿,从一
大盘跳空破位下行周二能否补掉缺口?明日走势分析预
而终,相公对你好是你命好,对你不好是你命不好,还有敢这样离家出走的……
裂蛇腹,断鸟足,果然冰山千百尺
”“她相公虽说愚孝了一些,可终究不曾因大姑的事打骂过她。咱们可不一样,哪个没受过婆婆的气挨过丈夫的打!就说我吧,月子里就因为吃了个鸡蛋被婆婆罚在雨水里跪了两个时辰,丈夫回来又被挑唆着扇了一顿耳光,牙都掉了两个……丈夫不曾跟你动过手,就已经是天下打着灯笼难找的好男人了……”
  这样的奚落白芷江隔三差五地就要受一回,倒也不生气,只嘻嘻笑着,“几位嫂子说得好!嫂子们是贤德良妇,一辈子从一而终不敢违逆丈夫一星半点,整日天不亮就起来干活,孩子一个接一个地生,那为什么还挨打受气啊!张嫂子你月子里跪雨水到现在还动不动膝盖疼吧,不要紧,小妹观里有上好的艾草,治风湿肿痛最好了。李嫂子上回因为没征得婆婆同意,就给娘家送了一碗红烧肉,被李大哥打得耳朵里现在还有耳鸣吧。小妹观里的女贞茯苓膏是专治耳鸣的,还能补肾益气,让李嫂子和夫君更恩爱,也少点皮肉之苦啊……”
  白芷江气完众妇人,一跳一跳地回屋去了,想到自己从前心高志远,今日竟然沦落至丝,半生争强好胜之心不由得灰了大半,竟然泪落腮边。
  “师姐……”陆澜沧递过一只手帕,拍了拍她的肩膀,“师姐,有什么需要师弟效劳的,你尽管吩咐。”
  白芷江没接,自己擦了擦眼睛,“我什么都挺好的,一个孽徒不值得陆公子惦记什么。你不是要诛月吗,快去吧,别耽误了大事。”
  “师姐,你的腿……”
  “我的腿挺好的,你们既然起来了就快走吧,我没有留人吃早膳的习惯!”白芷江冷冷地下完逐客令,正要回屋休息时,陆澜沧的声音在身后毅然响起,“师姐,别为不值得的事害了自己。”
  白芷江的眼睛马上红了,跳跃的身影竟然有些趔趄,好像即将止步的陀螺一般,再也转不动了。陆澜
通鼎互联补涨
沧和安凤霖吃力地抬起她,“老宋,你家的神仙笑上劲挺慢啊!”
  “那是你师姐分量太大!”宋泽夜使劲地兜着她的头,“就这些药,药你两个都富裕!”
  只要略通天目功的人就不难发现,白芷江的双腿内侧严丝合缝地粘连在一起,状如鱼尾一般,既无法小解,亦无天奎,更不能行男女合欢之道,以致气血凝滞,肝郁气结,暴躁易怒,身虚体胖。幸得武功不弱尚能勉强支撑,若是一般妇人早已缠绵病榻气若游丝了。
  “海发道长,我师姐为什么会这样?”陆澜沧心疼不已,“我师姐从小就健康活泼,从不生病,现在怎么会……”
  “事情要从你们凌烟门将她逐出师门说起。”海发怜惜地看着白芷江肥白而无光彩的面庞,“那时的老白做过镖师、赏金猎人、包打听……她天性聪慧,交游广阔,不多时竟然成了江湖上颇具盛名的百晓通,除了武林各大门派的奇闻异事,连各色美食罗衣古玩奇珍,乃至仙药灵葩都能搜罗到。她的生意越做越大,手下传递消息送货的人多达数百人,可即便如此,她心中依然有最痛的伤痕——她无法拜祭父母。因为你们凌烟门有规定,只有本门派人才能进义庄。还有,她无法完成父母的遗愿:她父亲曾说过,日后他们夫妻二人退隐时,要把佩刀赠予女儿女婿,希望他们能如上一代人一样,并肩携手,同进同退,笑傲江湖。”
  陆澜沧回忆了片刻,“我记得白长老的佩刀是名为风云,为千年玄铁铸成。白夫人的佩刀叫血饮,白金玄铁和金刚砂混和铸成,坚硬无比,似透非透,刀身隐隐有火焰飞腾,颜色变幻莫测。”
  “陆公子好记性!”海发冷笑道,“当时老白抬着万两黄金去求令尊大人,令尊却说:你云英未嫁,没有资格保管父母遗物。什么时候嫁了人,带着夫婿抱着孩儿上门,彼时当以回门女儿之礼待之,重新将你收归门下,赐还双刀。”
  “哈哈,摆明了蒙人啊!”宋泽夜忍不住脱口而出,被陆澜沧红着脸瞪了回来。海发却一挑大拇指,“宋公子慧眼如炬!可老白那实心眼子却当真了,当下激动地磕起头来,也不知道凌烟门有什么好的,她做梦都想重新拜在陆氏门下,继续为你们撕杀效命!”
  “师姐……”陆澜沧的眼睛又红了,哽咽道,“师姐从小就重情义,干活干得最多,处处吃亏让人,尤其疼我。小时候我调皮玩火,把手烫伤了不敢让大人知道,师姐自己跑出去给我买烫伤膏,路上遇到了惊马,差点被活活踏死……”
  “我看老白就是个傻子!为这一句话,又开始四处托媒人给自己找婆家,找来找去的竟找到这一家!男方姓郭,是个屡考不中的穷酸秀才,长得一表人才,性情也算温文儒雅,还懂得一些药理。家里只有一个长姐早已嫁人,没有公婆需要伺候。老白就选了他,自备妆奁倒贴嫁妆嫁了过去。
  本以为这样就能要回父母的双刀,谁料洞房花烛那天就出了大事!郭秀才的姐夫被债主堵着要钱,郭秀才的姐姐哭着来求弟妹帮着还债,一张嘴就是一千两,说不给那边要剁一只耳朵。老白就这样帮她还了。从那以后那家人就把老白当成银号,动不动就来要钱,老白撑不住了,要求大姑丈把那家只赔不赚的檀木店停掉
来说说为什么在创业板散户更容易赚钱
,自己愿意和相公为他们养老,也愿意出钱帮他们做小本生意。谁知那家人竟对她破口大骂,说她看不起人没良心,还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
  老白被那家人寒了心,就离家出走一路游山玩水。从商洛一直到此处,都没甩掉那伙吸血瘟神。老白有一次为躲他们无意间闯进我的道观,那时候我师父刚去世,观里一贫如洗,我又是个只懂得采药炼丹的小道士。她灵机一动,和我研究如何把药材与胭脂融合起来,制成既能强身健体又能润泽肌肤的红粉香膏。所以才有了今日的积香观。可不知从何时起,她的腿……变成了这样……”
  世多苦厄照五蕴,岂独伤心是己身!白芷江的遭遇让林暮亭唏嘘不已,他拉了拉秋染歌的衣角,“白姑娘的腿能治好吗?”
  “只怕是难。”海发叹道,“老白的性情陆公子了解,十分倔强。她曾经逼我用刀帮她分腿,我被迫下过一次手,当时是分开了,第二天又黏连起来。她自己曾亲自操刀分腿,疼得几次昏死过去,折腾了足足四个时辰才分开,第二天又合上了。我断定她是着了别人的道,就劝她请个术士来看看。可她坚决不听,她说自己的父母就是被那群人所害,自己如果还肯相信他们,对不起父母的在天之灵!”
  “秋公子,求您救救我师姐!”陆澜沧突然走到秋染歌面前双膝跪倒,“我自知无德无才,在君山的时候也没少和您作对,没资格求您。师姐有今天,也是拜我们凌烟门所赐。您是江湖上一等一的仁义侠士,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救救我师姐。”
  秋染歌默不作声地把陆澜沧扶起来,回头看了一眼林暮亭,“你看出什么了?”
  “好像是鲛人蛊。”
  “鲛人?”安凤霖插嘴道,“传说中那种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鱼的东西?他们也会做蛊吗?暮亭你是从哪知道这些的?”
  “老安你能不能闭嘴?”你当谁都跟你似的斗大的字不识一筐,上炕认识娘们下炕认识鞋的!”宋泽夜冷笑道,“整天还没你书童文化多,我要是你脑袋扎马桶里沁死!”
  “我自然不如你了,画起春宫图来比青楼的龟公都强,我要是你就脑袋扎马桶里撑死!”
  林暮亭丝毫不受二人影响,只对着秋染歌像学童背书一般,“鲛人生于碧海,织水为绡,洒泪成珠,人身而鱼尾。出生时无性别之分,直到遇到心仪之人才分男女定阴阳,成就婚配。”
  海发疑惑道,“老白乃是凡人,两年前便以成婚,而如今双腿紧闭,不能人道,必是和她有情感交葛之人……郭秀才?可他……一介书生,怎会懂巫蛊之术?”
  “鲛人蛊不多见,不过下此蛊毒不需多高深的道行。”秋染歌把众人请出去,只留林暮亭为他护法。只见他祭起紫霄剑,蕴石破天惊之力至剑尖,斜剑刺出,然后对准白芷江的双腿自上而下挥剑直劈,犹如风雨大至之势,却不见半点血光,两腿已完整地分开,无一丝伤疤。接着运转正经十二脉之真气,驱动意念在虚空中画出一个九芒星,念诵咒语,将其聚落于白芷江周身。
  “如此,便可保万无一失吗?”林暮亭掏出手帕帮秋染歌擦了擦汗,“那蛊毒现在是否已除净?”
  “不曾。解铃还须系铃人。我想,今夜我要去探一探郭秀才的家了。”
  “我同你一起。”林暮亭央求着,“一个读书人,能有什么危险呢?你就当带我见识一下,求求你了。”
  “好。”
      ”行者笑道:“该与不该,烦为引奏引奏,看老孙的人情何如。程序化选股(9.8)----华昌达。见三清,称个“老”字;逢四帝,道个“陛下”。”四人笑道:“这是老太太过谦了。”说着又哭起来。众人忙劝:“人已辞世,哭也无益,且商议如何料理要紧。欧洲股市黑天鹅。

元氏吧 http://www.gdfytc.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