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元氏吧 元氏论坛 情感文学 梦圆东瀛游 ——— 大阪东京六日游记事(一)_大阪东京东 ...
查看: 186|回复: 0
go

梦圆东瀛游 ——— 大阪东京六日游记事(一)_大阪东京东瀛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2-20 14:51 |显示全部帖子
梦圆东瀛游
  ——— 大阪东京六日游记事
  (2019年12月27日)
  2019年10月17日,是农历己亥年九月十九,是我70岁的生日。
  古语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所以,常人对70岁的生日都叫“七十大寿”。我也是个俗人,因此,对自己的70岁生日也曾经思虑过、琢磨过。然而,我最终的态度就是:淡定,淡定!自己的身体很好,自己的前路尚远,不想给朋友添麻烦,不想给儿女加负担,不搞任何铺张,不走任何形式,请夫人给我煮碗面条,外加一个荷包蛋,足矣!
  我的态度明确,我的决心已定。可是,为了我的“七十大寿”,儿子儿媳、女儿和夫人早在半个月前就有了安排。巍儿在电话里告诉老妈:为了使老爸的生日过得更有意义,我和赵晶商量过了,趁你们二老身体都好,我给你们拿钱,报个旅行团,到日本去玩几天吧!找旅行团报名那些具体的事儿,让妹妹阳胖细心安排,全权负责。
  儿子这样的安排,让我和夫人非常暖心、也非常高兴!自从巍儿1998年04月05日去日本留学以后,我们就与日本结下了魂牵梦绕的情缘。时时刻刻,对儿子的牵挂萦绕在心;岁岁年年,对日本的向往无法淡漠。梦里梦外,都希望能有机会到日本去看看,去看看巍儿读书的学校,去看看巍儿打工的餐馆。可是那些年,我们俩都在忙于各自的工作,根本无暇安排“去日本看儿子”的计划,也无法实现“去日本观光旅游”的夙愿。
  2006年,巍儿和晶儿结婚啦!2008年,我们的宝贝孙子出生啦!2009年,我们俩都先后退休之后,全部精力都投放到看护宝贝孙子的身上。从2010年开始,巍儿所在的公司又把他反派回广州的分公司工作。这样,我们就陪着小孙子转战广州;2015年又跟随巍儿转战到张家港。所以,“赴日本旅游”的梦想始终未得实现。
  如今,借着我“70大寿”的机会,巍儿这样的安排,也算是偿还了我们多年的夙愿吧!
  计划确定以后,女儿很快与大连的旅行社确定了行程,即10月25日从大连出发,开始赴日的“大阪东京的三古都六日游”。
  A、2019年10月23日,从通化到大连
  经过连续几天的准备,我们即将开启“赴日旅游”计划。
  中午,孙厚昌老兄在“天涯海饺”餐馆,为我们安排“饺子宴”。我们的好朋友,
疫苗炒作进入加速期
夏吉清、谭永和夫妇、柳大嫂,以及贲淑艳、陈凤云、陈凤丽,都盛情到位,并
明天需要修复才能战斗了
给予深情地祝愿!
  晚上5点半,我们俩提着两个行李箱走出家门,赶赴通化火车站。6点50分,通化至大连的列车准时启动。为了让我们夜间休息得更舒服,女儿给我们定购了软席卧铺,价格比硬卧高出一半多,让我几次“埋怨”女儿太“奢侈”、太浪
8.25早盘:炒股要多信自己
费!
  对此,夫人还是非常善意地“劝慰”我:“儿女们的孝心,你就安心享受吧!”
  很长时间没有乘火车外出了。躺在舒服的床铺上,火车车轮隐隐地节律把我的思绪带入深深的回忆之中。从1997年以来,由于女儿在大连读书、工作和结婚生子的原因,使我们每年都要到大连来几次。每次到大连,都有急着处理的事情,所以,每次的行程都来去匆匆、心事重重,很少像本次行程这样轻松愉快。所以,伴随着车轮的节律,我渐渐地进入了沉沉的梦乡……
  第二天(10月24日)早晨8点半,列车晚点一个小时到达大连站。走出车站,阳妞和她的男朋友大力早已在出站口等候。在他们俩热情地欢迎下,我们乘车直接奔赴早已经订好的颐虹酒店。
  颐虹酒店是重新装修的三星级酒店,与阳妞的公司距离不远,来去非常方便,但是,价格昂贵,让我有一次“埋怨”女儿太“奢侈”!待女儿安顿完我们入住之后,便回公司处理业务去了。我们也好好地休息一下,以化解旅途的疲劳。中午时分,女儿来到酒店,陪我们俩到附近商场的负一层快餐厅,品尝了极具大连特色的虾仁水饺。在返回酒店的路上,女儿发现老娘的鞋不适合旅游,便提出要给老娘选一双轻便的旅游鞋,所以,我们边走边看,试穿了几个款式,夫人都以各种理由而“Pass”啦!
  下午,我们在酒店睡觉休息,为外出旅游“养足精神”。晚6点,阳妞和大力到房间来陪我们聊天。时近7点,大力在下榻的颐虹酒店四楼豪华餐厅定了位置,让我们品味大连海鲜。为了表示隆重热情,大力为我们点了两个海鲜、四个特色菜,希望我们吃得开心愉快!
  晚上8点半,阳妞和大力领着放学归来的外孙葛庭硕,到房间来看望我们。祖孙相见,自然分外高兴。但是,听到他的学习情况,仍然让人忧心忡忡。高考的时间已经迫近,学习的强度必须加大,没有最后的“拼搏”,就没有理想的前程。姥姥循循善诱地开导一番,希望他增添一点努力学习的自觉性和自信心!
  B、2019年10月25日,从大连飞赴大阪
  早7点起床,洗漱后,到酒店一楼吃早餐。中西合璧的自助餐,非常好!
  时近9时,阳妞到房间来,帮我们再次整理行李,办理房间结账手续。10点半,大力处理完公司业务,带车到酒店来接我们赶赴周水子机场。
  11点半,我们在机场的国际出发大厅,见到了带领我们赴日旅游的中方导游张蕾女士。张蕾看上去30岁上下的年龄,俊朗的脸庞,高挑的身材,很是精神干练的职业女性。说话简练明确,略带一点大连味的普通话,给人以幽默实在的亲和力。在她与我们核对个人资料的时候,我注意到她身边立着的两个旅行箱。看着这两个的旅行箱,我有些诧异:在我以往的印象中,职业导游的行装都非常简便,一个24寸的足矣。而张蕾的这
”二人雄纠纠的到了门前,呀!闭着门哩
两个旅行箱最小也有28寸或者30寸大小。干什么呀?“代购”吗?我不得而知,我没有细想。
  我们团队的人员到齐以后,张蕾开始介绍本次日本旅游的相关注意事项。之后,我们在张蕾的指导下,开始分别办理换票、托运和安检等一系列登机程序。
  下午1点,顺利完成安检以后,我们再次集结在候机大厅。因为今天中午没有安排团队膳食,所以,利用在此候机的空闲时间,我和夫人各自泡了一碗方便面,权作今天的午餐
反弹修复,拉关奏乐接着舞~
吧!
  半个小时后的1点半,我们乘坐的日本全日空航班准时起飞。由于是白天的航班,我有幸靠近右侧的舷窗,可以清楚地俯瞰飞机从起飞、爬高到高空飞行的全过程。飞机离开大地,在大连上空环绕,调整航向,然后一路攀升,达到规定高度后,全速向东飞行。此间,我凭临舷窗,凌空远望,云涛翻滚,阳光灿烂,晃得人不敢睁眼直视。俯视眼底,刚刚离开的周水子机场已经无处寻找。只见连绵的山川蜿蜒起伏,浩瀚的大海碧波潋滟。啊,鲲鹏展翅,扶摇九天。让我深深地感慨,宇宙之无穷,天地之浩瀚,人类之渺小,智慧之神奇!
  飞机在万米高空飞行,飞得非常平稳,机舱里开始活跃起来。日本的空姐个个浓妆艳抹,虽然年龄普遍偏大,也没有中国空姐那样年轻漂亮。但是,她们的微笑非常温柔,服务非常殷勤。在飞行一个小时左右,空姐们系着花围裙,推着餐饮车,开始分发下午餐点。每人一个精致的小餐盒,里面搭配着热面条、小面包、小青菜,以及水果和甜点,可谓品类齐全、搭配合理、色彩鲜艳。特别是纸袋里的几样小餐具,更是让人爱不释手,倾心把玩。所以,在我吃完主食以后,便企图收拾起心爱的餐具,准备留作纪念。后来,经空姐提示“要如数回收”,才很是不舍地原样奉还了。
  飞机穿越了韩国领空,进入了茫茫的日本海海域。特别是接近关西机场的时候,飞行的高度不断下降,好像是紧贴着海面飞行。就在我清晰地看见海面,生怕机身触到海浪的时候,飞机才平稳地着陆在关西机场的跑道上,让我紧紧地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东京时间下午4点50分,我们乘坐的航班稳稳停靠在关西机场的国际到达位置。资料显示,关西国际机场是全世界第一座百分之百填海造陆而成的人工岛机场。机场的航站楼采用玻璃和金属的高科技派建筑风格,引来建筑界和工程界无数赞誉。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甚至称其为“新世纪的丰碑”。
  走出机舱,告别了列队相送的日本空姐,走进了位于机场大厅一层的国际航线到达厅。果然是一座气势恢宏、宽敞明亮的精美建筑。看着眼前熙来攘往的旅客,每个人都西装款款,每个人都行色匆匆。看着他们一个个背影,我仿佛看见了巍儿当年的景象。我似乎感觉巍儿就行走在他们当中,也是那样款款的身影,也是那样匆匆的行色。是的,巍儿1998年赴日留学时,就踏上了这块陌生的土地,先在东京读书,后到大阪工作。乘坐日本的东海道新干线,时常来往于东京大阪之间。如今,二十年后的今天,老爸老妈也来到了这里,来踏查你当年学习和工作的地方,来体验你当年紧张忙碌的生活。然而,我的思绪被瞬间打断了,身边的夫人催促我前行的脚步,去领取托运的行李,去办理出关的手续。
  出乎我的预料,与我们去台湾旅游时的情况迥然不同,日本关西机场的出关手续非常方便快捷,顺利流畅。总计不到半个小时,我们的旅游团队就在候机大厅再次集结啦!站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位非常文静的女导游,四十多岁的年纪,相貌温和,穿戴朴实,说话的声音和缓轻柔,很是亲切。在人员到齐以后,经中方导游张蕾介绍之后,日方导游举着手中的三角小黄旗,嘴里不停地说着纯正的“上海普通话”:“请大家注意,大家都跟着我的旗帜走,上大巴车!”
  从机场到我们下榻的酒店,大约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在车上,我们知道了日方导游的名字叫思念,微信的昵称叫“上善若水”,完全是中国文化的体现。经她自己介绍得知,思念的父辈是日本遗孤。她是地道的中国人,出生在浙江的宁波。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日恢复邦交以后,思念随父母回到日本,目前专门从事中国旅游的导游工作。
  思念的介绍,拉近了我们之间的感情距离,也引出了关于此次旅游的很多话题。诸如,关于关西机场的海上建造过程,关于日本的乡土民风、传统习俗,关于此次旅行的季节优势、价格优势和环境优势等等,都说了很多让我们最关心、最感兴趣的话题。
  晚上7点,我们如期到达了大阪的酒店,并顺利入住了601房间。由于今晚没有提供晚餐,我们安顿完房间之后,便遵照思念的提示,到附近的玉山便利店去,选购了标价300日元的半成品炒饭、火腿,又买了150日元一小盒的小柿子。在便利店的门口,安置着一台微波炉,买了半成品的炒饭以后,可以自己加热,给每个人的餐饮提供了温暖和方便。
  在日本,这样人性化的安排非常普遍,不足为奇。与之相比,我们中国大陆的商业营销理念,就缺乏这样的人性化,缺乏这样暖人心的细节。
  头一天的行程虽然不太紧张,但是也感到有些疲劳。就在我们洗漱完,刚刚准备上床休息的时候,夫人接到老房子的租客小女孩的电话,:“阿姨,五楼的女人出事啦!”
  “五楼?是小安子家吗?”夫人追问了一句。
  “是的,是她家。听说警察都到现场啦!好惨呐,听说警察都哭了!”
  小女孩的电话太突然,所说的情况也太惊骇。“小安子”叫安玉秀,爱人魏大伟因病去世多年,一个人带着女儿生活至今。前年春天,女儿也结婚嫁到长春去了,家里只有安玉秀一个人居住。我们从2018年初搬走之后,很少与之见面,怎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事情呢?后经其他朋友证实,确认安玉秀是自己在家里悬梁自尽啦!
  安玉秀的悲剧,让我们深深地为之惋惜,同时也想起了很多我们邻里相处时的往事……
      老马点金:借“外力撞击”加速释放,短周期内存在止跌需求。今天周三,前两天的行情不温不火,但是收盘的信号位置比较不错,整体来说机会还是比较大的,今天也将是市场的拐点。。9月9日,让我们重温经典战役之“雄安大捷”。太冷清了!。军品为先,中国碳纤维的进击之路。此人是谁?原来是当朝钦天监台正先生袁天罡的叔父,袁守诚是也。

元氏吧 http://www.gdfytc.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