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元氏吧 元氏论坛 精彩网文 总有一些人,与众不同——半旧半新帖~_新帖与众不同
查看: 106|回复: 1
go

总有一些人,与众不同——半旧半新帖~_新帖与众不同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3-6 13:03 |显示全部帖子

  为嘛想到这话题了呢?机缘巧合吧,又或者触景生情。此时、此刻,漫上心头的,是那句经典台词: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徒,即同类或伙伴。察,就是苛察。这句话的言下之意,过于精明或过分苛察,容不下他人有瑕疵或有过错,就没人愿跟他交往。
  读书时代,老师总说,世上没有相同的两片叶子。懵懂应答,哦哦连声,实则并没有往心里去。相似的生长环境,相同的教育模式,便连思维都整齐划一,有时回答课堂提问,都分不清是异口同声,还是人云亦云。照样念叨,“人与人不同,花有几样红”,到底怎么个不同法,也并没有具体的概念。多数时候,喜欢着同样的喜欢,厌憎着同样的厌憎。
  真正令我惊奇并思索“不同”,是初中毕业报考前体检,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场面:一本花里胡哨的小册子,医生让指认里面的小动物,嘻哈笑闹趴着去认了又认,直到被医生挥手撵开,感觉跟玩游戏似的。偏有个男孩子犯迷糊,我看着是公鸡的,他非要说是山羊,赶紧捅捅他提醒,说是公鸡、是公鸡,他竟然不肯改口,坚持咬定是山羊。
  结局是:我被医生赶出房间,嫌我碍手碍脚,而那个同学被定性为“色弱”——据说本该是色盲的,听说他成绩好、表现好,医生动了恻隐之心,修改了严重程度。我才知道,他看见的确实是山羊,他坚守眼里的真实,绝不肯盲从我的强加。第一次真切感知人与人的差异,我眼里的世界生机盎然,竟然不是别人眼里的世界?很想追着那同学探询,他的世界怎样另有洞天,却碍于会伤及自尊或情面,终究掐灭了异想天开。
  再后来,我这位同学发展很好,开了一家监理公司,他是总负责人,每常意气风发的样子。他眼里的世界与众不同,嗯啦,是部分世界,好似对他全无影响,在这个大众环境里,照样如鱼得水,混得风生水起,这真是令人惊叹不已。
  与之相对应的是,接触到遗传学知识,发现生物界的奇妙:很多东西受先天因素决定并非后天能学会的,比如有人能两侧卷舌有人咋努力都不会,再如左利手被强化训练成右手吃饭、写字,在紧要关头还会不由自主动用左手。原来这个世界真有人与众不同,且这“不同”压根儿无法修正成大众化的模板,不值得很多好为人师者深思吗?
  从社会学的角度,事实上,道理也是相通的。每个人的言行都缘于个体意识,而这意识取决于他所处的环境、他的成长历程、他的受教化程度,如此等等,不一而足。试图通过思想改造来达到意识和行为的整齐划一,那显然也是徒劳的。故而人与人之间相处的最简单办法,是认可彼此的不同,在菱角碰撞处轻拿轻放,而不是吹毛求疵放大他人缺陷,切断了本该融洽的关系。
  说来惭愧,很长时间里,我是嫉恶如仇的,而现在呢,却能渐渐有所改变。这,得归功于生活,而生活,包括现实和网络。网络里,最直接的,便是:乔樵——红袖论坛总版主,我戏谑喊乔大妈的。
  从网络论坛而言,混迹红袖多年,似乎弹指一挥间。收获最多的,是我码字速度快了,连同思维灵敏度,也有所提升。都说铁打的论坛流水的兵,我却固执恋旧不肯离开,其中最重要的缘由,便是长兄一般的乔大妈,让我觉悟出很多处世之道。
  这么多年的接触,感觉他宽厚太多,慈悲太过。在我看来完全不能接受的,他能一忍再忍、一让再让。偶尔的偶尔,我就嘲笑他:忍者神龟,他只苦笑,依旧忍让着。再后来,有人欺负我,我恼羞成怒,准备全力反击,他倒来规劝我,让我收手。这让我愈发气愤,觉得他处世不公,就跟他急眼跳脚,发誓要讨个公道。
  他说,你若是忍不住了,嚎叫两声也正常,只是你考虑清楚,若是狠下杀手,势必把他逼走,
全民选股--金浦钛业
觉得有意思吗?你生活够幸福了,走在哪里都受宠,就不能谅解下别人的憋屈?没地方发泄,本身就很不幸了,人家玩个网容易么?何况以他的狭隘,你又能改变什么?就不能高姿态一点?
  这真是奇葩的劝架方式。但,也确实让我汗流浃背。一场干戈止息,缘于我悄无声息遁走,回避了针尖对麦芒。我也渐渐读懂了乔大妈,他是真心爱着论坛的,也爱着
”宝玉笑道:“虽锁着,也要下来的
这些妖形魔状的各色人等。有一种微妙的感觉滋生起来,似乎我很受了乔大妈的影响,设若不是刻意仇视我、势成水火的,或多或少我就会怀揣了悲悯。至于小神经、偏执狂,但凡不触及底线,我要么视若无睹,要不就调侃几句,基本算懒得计较,
新路历程—记录亲身经历的第一次股灾
诚如乔大妈所说:蛇精那么多,计较得过来么?
  我原本是有唯美情结的,现在去想,俗世生活也好,网络论坛也罢,哪有真正纯净的土壤?要求太多势必曲高和寡,又有何价值和意义?更何况我自己满身缺点和不足,又能要求别人什么?只是缺点和不足的走向不同罢。他们说,人无癖不可与之交。言下之意,这世间是没有完美的,若谁表现太过完美、无懈可击,则可能是另一种危险信号。
  是的,这世界太多难以忍受的,这网络也太多不尽人意,可是,什么才是最好的?我们需要最好的吗?我们能搭建最好的吗?把这些问题考虑清楚了,或许就看得惯那些“与众不同”的人员了。而这“与众不同”,可能视角有异,"金钏儿不答可能思维有异,也可能处世有异,你、我、他都难逃嫌疑。你在包容他人的时候,他人何尝不是在谅解着你?
  既然如此,就认可“与众不同”吧,在碰撞和交融里,生活也多了乐趣,是不?!
  ——以上,为旧帖。
  为毛翻出陈年旧帖呢?缘于这两天,好几个人让我感动,也乐不可支。
  譬如,小舟舟,譬如,九舞,再如,孔布。
  我跟小舟舟肯定是打过架的——具体过程我虽然忘了,但我烦他是肯定的(他是否烦我,没想过)。感觉似乎是走哪儿都胡乱抹人大鼻涕?所以,我是尽量有多远避多远,能不招惹绝不招惹。
  “版主”门事件,他跑出来支持我,有点出乎意料。但我又想,不管怎么说,他对红袖是真爱。哪怕他的某些言行,让人哭笑不得,但扒拉开粗糙的表面,
国王一见,魄散魂飞,唬得那多官尽皆躲避
确实是有一颗纯粹的热爱之心。而跟我之间的相处也顺理成章缓和了许多。具体表现在,他不揪着我说理或者涂鼻涕了,我的口头禅变成“好想打小舟舟啊”“靠小舟舟他大爷,连同二大爷”这类。
  关天几个(还是一个?)揪扯我,我瞄了一眼,便再无兴致。没有个性思辨,更无智慧闪光。无非是口水,口水,还是拾人牙慧的口水,更是在自我意淫之后扣他人帽子的口水。这种无聊无趣的骚操作,我是不屑于参与的,苍蝇辣么多,嘤嘤嗡嗡的,搭理得过来么?!我的时间是用来跟有趣的灵魂对接从而促进自我成长的。
  小舟舟在我被揪扯时,居然第一个冲出去护佑我,太神奇宝贝儿了啊!把我笑得不要不要的。好想把他摁住摸摸他脑袋瓜子,说一声:姐真特么稀罕你啊!哈哈!其实我在想,他就是旗帜鲜明反对我,我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很少受约束,基本按自我认知乱冲乱杀。
  九舞更好玩。在我的多年观察里,他是基本不参与战局的,偶尔要参与的话,十有八九是故意捣乱当反派角色,却又似乎无足轻重着。所以,在版面他几乎是被忽略的存在,大多时候一个人神叨叨自言自语——说来奇怪啊,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喜欢安静看他叨叨——诗或者废话,也总能找到些思维的闪光。区别仅在于,从前不告诉他,现在会大方冒个泡泡。
  一个几乎不参与他人战斗的家伙,居然因为我跑去跟人扯犊子,感觉是不是特别可乐雪碧——真特么酸爽啊?!这实在是比小舟舟出场更让我意外的存在。我不想摸九舞,他是人来疯,容易顺杆子爬的德行。所以,我就一个人乐啊乐的,乐了好久。
  孔布下场子似乎也在意料之外。他跟我的相处大多时候是:君子之交淡如水。但他的战斗力强悍,我是知道的——而且他的出战方式,跟我目前看见的关天模式开启,有异曲同工之效。
  有时候我会想,自从遇见孔布,到后来的相处里,他一直都是暖心的存在,或许在现实生活中他原本就是暖男一枚?不管我理他或者不理他,甚至有时候无理取闹,他都笑眯眯宽容大度,发丝都不乱一根的那种。到底是他太好了?还是他对我太好了?
  他不因为我而存在,但每次返程他都在,笑意暖暖的,很贴心。是不是另一种方式的小幸福?!而且最难得的是,他很少主动招惹是非,对非宿敌的谁都一样温暖贴心,贴个图片问个好什么的。是不是挺让人感动的~
  其他的男生,我暂时就不表扬了(或者,改天表扬?你们不符合“与众不同”形象)。为我也好,为版面和谐也罢,无非各有选择——你选择,你负责。大家伙儿两不亏欠。嘻嘻。总归而言,这是一个有爱有暖的大杂院,有我喜欢和喜欢我的人,值得我逗留就好了啊!
      请问惠而浦能买吗?给点意见。资金高低切。”那和尚打了个寒噤,咬着指头道:“这般一个丑头怪脑的,好招他做徒弟?”三藏道:“你看不出来哩,丑自丑,甚是有用。”陈老道:“老爷,感蒙替祭救命之恩,虽逐日设筵奉款,也难酬难谢。又到选择方向的时候了。创业板新规则新玩法的一点思考。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3-6 13:03 |显示全部帖子
楼主威武。

元氏吧 http://www.gdfytc.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