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元氏吧 元氏论坛 情感文学 马兰头和鱼腥草_鱼腥草马兰
查看: 228|回复: 1
go

马兰头和鱼腥草_鱼腥草马兰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21-3-8 16:00 |显示全部帖子
一夜春雨,一场新生。春天的景象从来都是日日见新意。这种新意既在树有新绿,花又重开;也在草色新生,菜蔬嫩芽。说起来在可食用的菜蔬中,春天的应时菜蔬都以嫩鲜取胜。这种来自春天的嫩鲜除了取自雨后春笋,还有各类杂七杂八的芽头新叶。而从来生活节奏都是遵循时令的苏州人将这些杂七杂八的新叶嫩芽总结为“七头一脑”。
  在这些“七头一脑”中,有香气冲鼻的香椿头,有味道寡淡无奇的苜蓿头。而马兰头的味道呢?汪曾祺先生曾用妙语说“蒌蒿如坐在河边闻到新涨的春水的气味”。我向来语拙,无法说出马兰头的味道。我只能说词穷地说马兰头的味道是清新平和。这种清新,有积蓄已久的春物从冻土新生的气息。马兰头在食之者的舌尖划过,也把春天的味道赠送给了食客。而马兰头这种平和的个性,不比香椿那么个性张扬,以致食客对香椿爱恨分明。所以食客对马兰头向来是爱之者众,恨之者寡。
  在野为草,入厨成菜。本是野草的马兰头早已被请入菜园或大棚,成为春天的应时菜蔬。在野外生得稀稀
《龙头的信仰》之一:脚踏实地,用心做好每一笔交易。
拉拉的马兰头,须在草丛中辗转搜寻,如大海捞针般地挑选。虽然它个头小,但毕竟历经过风霜的洗礼,所以它是茎染绯红,香气浓郁,叶呈墨绿色且叶面短小。而入园或进棚的马兰头的长于温室,茎杆白嫩,叶面修长浅绿如玉,没经历过风霜的煎熬,滋味当然略逊于野生的马兰头。
  烹饪春时嫩蔬,须化繁为简。或素炒:热锅下油,油热后迅速将洗净的马兰头下锅,大火翻炒两下即起锅入盘。这种猛火烹就的嫩蔬,在广东人眼里才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镬气”。比起这种绿水汪汪的炒马兰头,我更喜欢凉拌马兰头。正如袁枚在《随园食单》里所记:马兰头菜,摘取嫩者,醋合笋拌食。将洗净的马兰头下热水滚沸的锅里,然后迅速捞起过凉水,挤干水分后切成碎末,和切碎的香豆干,碎花生米混合拌匀,只需略洒薄盐和香油拌匀,再加其他调料,都只会画蛇添足。拌好后的马兰头装碗压实,倒扣于盘中即成。一箸入口,满腹春鲜。或许这春时的清欢滋味才是人间至味。袁枚只说了其“油腻后食之,可以醒脾。”但未道尽马兰头的妙味,而我的经验这马兰头拌香干还可以酒后食之,有醒酒的神力。而且操作起来简便上手,实在是春天里最家常的待客菜。
  豆干的豆香和马兰头的清香是天作之合。
  这江南人奉为美味的马兰头,在我家乡是被呼为鱼秋串的野草。这种有气味的野草,自生自灭地生于坡头田埂,几乎无人会食,也只有在秋天的花开时节,才会注意有这野物的存在。而同样,在西南地区的人们被食之如甘怡的折耳根,在到了江南,却成了人人厌恶的鱼
散户要远离盘中庄家疯狂拉升的诱惑!
腥草。由此例证,食物特有的地域性确实很玄妙。
  这折耳根,又名侧耳根,曾以古名“蕺”出现在贾思勰的《齐民要术》和陶弘景的《本草经集注》等古籍中。因其味浓郁如鱼腥气,所以被冠以鱼腥草的臭名。而传说越王勾践曾“以毒攻毒”般地用这恶味遮其食马粪后的臭嘴。就是这些传说中的恶名让鱼腥草几成了恶物。但平心而论,这实在有些夸大其词了。
  鱼腥草在其他地区,都只以枯稿之形列藏于中药房里的药箱中。而只有在西南地区的云南川三省,它才以鲜活姿的态成为盘中餐。鱼腥草在西南地区是春时的美味。春风十里,鱼腥草的嫩芽跃跃欲试地冒土而生,坡地田头都有其身影。其冒土在外的嫩芽呈紫红色,叶型如卷耳。少时每至春时,谗嘴的娃娃们就会提着篮带上小锄头,组团去挖折耳根。一锄下去,连根带叶的从土中刨出,根如竹节,盘根错节。采挖后的鱼腥草,洗净土泥,取嫩弃老,折成指头长的短节。揉上盐,洒上花椒粉,淋上红红的辣椒油,深色的醋和玉白色的蒜泥等调料,这道凉拌折耳根就可食用。入口嚼食,浓郁特气味的折耳根和辛辣麻香的调料中合的气味,这应该是在云贵川地区的春天的味道,也是最接地气的味道。待春时一过,这折耳根将开花散叶,茎如老梗。那四瓣雪白的折耳根花也是预示大地即将入夏的明确信号。
  如果说折耳根只是四川人和云南人在春时简单凉拌的时令菜蔬,那么在贵州人的生活中,折耳根则是与柴米油盐一样,是贵州人四时生活不弃不离的生活伴侣。贵州人将折耳根烹调出万种风味。除了同川滇两省那样
游资龙头战法
,将折耳根五味调和地凉拌,贵州人还将折耳根与腊肉爆炒,同烤肉一起于炭火热炙,更有将耳根切碎化入蘸水,这可搭万物的蘸水,既可以将折耳根佐食于土豆粑,也可以把折耳根夹食于“丝娃娃”。
  “咬得菜根,百事可做”,若从对嚼折耳根的态度上细观,可见贵州人奋争拼勇的气魄。传统上食用折耳根的习俗始终偏圉于云贵川地区,但近年随着人口的流动,饮食习惯也逐渐互相融汇。在江南的超市,也可见这折耳根的身影,但它是难以咀嚼的老梗,远无折耳根在我家乡那方水土中长得那般鲜灵。依我之见,可在超市里根据是否买这折耳根土物,来判断买者是否来自云贵川地区。因为别的地区的食客,万万是接受不了这气味特别的土物。我也想劝他们“一个人的口味要宽一点、杂一点,南甜北咸东辣西酸,都去尝尝。”,但我知
三日点卯一次,今已十三日了
道,即使说这话的汪曾祺先生,面对这折耳根时,他也只能说“折耳根有一股强烈的生鱼腥味,实在招架不了!”
  
  马兰头拌香干
”又歇了一歇,仍是按捺不住,只得上前揭了.喜娘接去盖头,雪雁走开,莺儿等上来伺候.宝玉睁眼一看,好象宝钗,心里不信,自己一手持灯,一手擦眼,一看,可不是宝钗么!只见他盛妆艳服,丰肩ガ体,鬟低鬓,眼キ息微,真是荷粉露垂, 杏花烟润了.宝玉发了一回怔,又见莺儿立在旁边,不见了雪雁.宝玉此时心无主意,自己反以为是梦中了,呆呆的只管站着.众人接过灯去,扶了宝玉仍旧坐下, 两眼直视,半语全无.贾母恐他病发,亲自扶他上床.凤姐尤氏请了宝钗进入里间床上坐下,宝钗此时自然是低头不语.宝玉定了一回神,见贾母王夫人坐在那边,便轻轻的叫袭人道:“我是在那里呢?这不是做梦么?"袭人道:“你今日好日子,什么梦不梦的混说.老爷可在外头呢
  
  地头的鱼腥草
      9.7:躺赢长方集团,打板飞利信。”黛玉听了,并不答言,也不思索,提起笔来一挥,已有了一首。众人看道:  铁甲长戈死未忘,堆盘色相喜先尝。  螯封嫩玉双双满,壳凸红脂块块香。  多肉更怜卿八足,助情谁劝我千觞。  对斯佳品酬佳节,桂拂清风菊带霜。宝玉看了正喝彩,黛玉便一把撕了,令人烧去,因笑道:“我的不及你的,我烧了他。你那个很好,比方才的菊花诗还好,你留着他给人看。十一月总结。”三藏道:“言之极当。小龙抵敌不住,飞起刀去,砍那妖怪,妖怪有接刀之法,一只手接了宝刀,一只手抛下满堂红便打,小龙措手不及,被他把后腿上着了一下,急慌慌按落云头,多亏了御水河救了性命。”贾琏忙问道:“这话如何说?我却不解。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3-8 16:01 |显示全部帖子
必须顶起

元氏吧 http://www.gdfytc.com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sitemap 本站联系方式email: Robinluoshuji%yahoo.com (请将邮件地址中的"%"换成"@")

业务合作、不良信息投诉和举报,以及新注册会员审核,均可通过email与我们联系。